Okabe Rintaro

米厨 冷战厨 盾铁 POI 神夏 DW 博爱
EL PSY CONGROO
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巴博萨X杰克】人生十件最无奈的事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Fuji 非雪:

摸完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写不出内心感觉的十分之一


最后两句话是desperado的歌词,个人推荐JOHNNY CASH的版本,非常的沧桑有味道。


BJ


========================================


1.他人的嘲笑


混着咸湿的海风和甲板上扑面而来的汗渍腥臭,年轻的巴博萨第一次登上了黑珍珠号满是水渍的甲板,在蒂奇的带领下一路走到了船舵旁边。他永远记得那天的太阳悬在自己头顶正上方,西风鼓起了不远处桅杆上的船帆,海浪温和地摇动着船体,蒂奇的声音带着戏谑又充满肯定。


“从今以后这就是黑珍珠号的大副,船长命令,不许不服。要是不服,你们可以找他单挑——”


“巴博萨,里海之王,这是我的荣幸”


年轻的巴博萨伸出手指压了压三角帽的帽檐,换来了甲板上的水手们爆发的起哄。


“我说,托图加港妓女洗澡用的澡盆都要比那个鸟不拉屎的咸水湖有搞头吧?”


全船都被逗笑了,蒂奇也是。




2.无可奈何的遗忘


“你知道,你没办法带她上船”


杰克收起罗盘望向海平面月亮升起的地方,顺便把手里空了一半的酒瓶塞进了掌舵的大副手里,挨着他一屁股坐在了楼梯上。


“老兄,这是我们的命,看开点”


巴博萨抬起瓶子一口气把剩下的朗姆酒灌进了喉咙,咧嘴发出了沙哑的笑声。杰克转过头看着他对着星空扬了扬下巴,突然发现那张布满疤痕的脸上也爬上了一些皱纹,变得更丑了点。


“卡琳娜,我给她留下了名字”


“北边最亮的星……这命名品味,不得不说,非常俗气我的朋友”


大副瞥了杰克一眼,宛如发现了新大陆。


“你还懂天文学?”


后者耸了耸肩


“不,我在一个猴子饲养员那里听说的”




3.没有选择的出身


巴博萨在黑珍珠号的船长还是蒂奇斯派洛的时候就在上面服务了,这甲板上的一半的人都不知道自己的爹妈是谁在哪干些什么。他们是被抛弃在海洋世界的陆地生物,他们没有人类社会的道德、面具以及卫生,只拥有无尽的自由和孤独。


所以船上所有的人都很羡慕那个名叫杰克斯派洛的毛头小子,加勒比海盗王之子,生在海盗的据点沉船湾,带了一身桀骜不驯的傲气和一双明亮狡黠的黑眼睛。


那双眼睛让巴博萨感到焦躁和不甘,作为报复,他把他扔下了船。


但他在同时也做好了杰克会找回来的准备。




4.离你而去的人


日头很毒,杰克躺在滚烫的沙滩上愤恨地目送巴博萨驾驶着自己的黑珍珠渐行渐远,他以他老爹的名字发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你们就这样走了?!”


“没有船员会想我吗!?”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


——然而后来他在岛上发现了存量不少的朗姆酒。




5.不可避免的死亡


“所以我们两个不老不死的怪物是要在这里斗到世界末日是吗?”


巴博萨无奈的看着自己在月光下变成骷髅的半边身子,皱着眉头挠了挠头发似笑非笑的看着杰克。


“……嗯……或者你也可以投降?”


很明显后者不接受谈判的条件,并且送了杰克很大一个白眼,手腕一挑化开了他的进攻。巴博萨承认,自从自己再也没办法吃到苹果的味道以后,跟杰克在这个满是宝藏的洞穴里噼里啪啦的拼剑是时隔多年唯一能激起自己的肾上腺素,让自己还拥有活着的快感的事情。他其实很开心,不论是驾驶黑珍珠,还是遇见杰克斯派洛。


巴博萨知道自己难逃一死,但他从来不担心这个,他知道陆地并非自己的最终归宿。


因此在子弹穿过心脏的瞬间,他咧了咧嘴,直观的告诉了杰克关于死亡的感受。


“真冷”




6.莫名其妙的孤独


“……伊丽莎白·斯旺”


巴博萨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视线跨过一桌子乱七八糟的海盗直直打在杰克脸上。


——你是几个意思?海盗大帝的职位宁愿投给那个小姑娘都不投给我!?




7.流逝的时间


吉布斯知道船长杰克并不像表面那么放浪不羁,尤其当他失去大海的时候。


他偶尔有一次看到杰克掏出装有黑珍珠的玻璃瓶子仔细端详很久,然后打开罗盘呆呆地盯着红色的指针直指海平面。


吉布斯也不是每天都在观察他,只是他知道杰克这一望,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五年。




8.倒向你的墙


杰克死死地抓住粗大的铁扣,看着船锚向着海平面缓慢地爬升,深海海水在耳旁卷起肆虐的水雾,低温带得生铁冰冷刺骨,生平第一次有了抱怨黑珍珠号的速度太慢的想法。萨拉查那张扭曲狰狞的脸离卡琳娜越来越近,杰克看了一眼下方凝视着女儿的巴博萨,心一横咬牙抽出了特纳家小子的佩剑。


“Hector——”


杰克并不想他去送死,剑扔出手的瞬间那个名字还是控制不住的从嘴唇间溜了出来。尽管他知道他会很乐意这么做,多年以前他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对着星空仰头的画面突然不合时宜的回到了脑海里,而杰克本能的选择了成全。


杰克盯着那双湛蓝如海水的眼睛,看着它们被滚滚的巨大水墙所吞噬。


他知道他在笑。




9.永远的过去


黑珍珠在海上漂浮着,夜晚的海风吹得十分温柔,杰克斜倚着楼梯坐下,舒服地伸长了腿仰头灌了自己一脖子朗姆酒,嘴里不清不楚地哼着一首小调。


“喝干这杯,无忧也无愁”


星空异常的璀璨,北方那些星宿在迢迢银河中闪烁着光芒。时间好像过了很久,杰克感觉自己有点喝多了,那些星星在他的视野里模糊了起来,遥远的记忆里这个楼梯上好像也坐过谁跟他一起喝过朗姆酒,他只是想不起来了,酒精渐渐麻痹了他的大脑带来沉沉倦意。




10.不可救药的喜欢


后来杰克每年都会跟着罗盘的指引找到那座充满矿物结晶寸草不生的岛屿,远远地看上一眼然后掉头转航。


oh freedom well, that's just some people talkin' 


好吧,自由,那只是一些人的说法。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e


孑然于世就是你的牢笼







评论
热度 ( 120 )
  1. wppst-文曜星君Fuji 非雪 转载了此文字
    麻蛋虐哭了……为什么我萌的cp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我是个毒瘤吗???之前看加勒比系列的时候就挺喜欢...
  2. Okabe RintaroFuji 非雪 转载了此文字
    Your prison is walking through this world all alon...

© Okabe Rintar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