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abe Rintaro

巍澜 朱白 米厨 冷战厨 盾铁 POI 神夏 神秘博士 博爱
EL PSY CONGROO
这一切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泪目😭😭😭

十四念卿:

剧版赵云澜家庭并不和美,他孑然一人跌跌撞撞摸爬滚打着成长,从来没有人过问他疼不疼。

剧中如同世袭制的特调处处长位子是一个命中注定的枷锁,赵云澜排斥,因为他有一颗为天下苍生肝脑涂地的仁善之心,却被母亲去世父亲冷漠的阴影扼住全部热情。

缺少魂火体力不济、配枪掺杂母亲死亡阴影、镇魂令非重大紧急不可用,武力限制这一切都在推着赵云澜走向人情世故。

工作后政场商场的三教九流里,他混得如鱼得水,却在衣香鬓影推杯换盏里兀自落寞。

老赵这个人,皮厚心黑。
咱们老赵,外表热情内心冷漠。

同事们如是评价。

圣器反噬如何,地星危险又如何,为心中一念,万死不辞。

更因为,他在这烟火俗世里羁绊太少。

赵云澜习惯似一把破旧的大伞庇护他人,从未肖想有人会为自己义无反顾。

沈巍于这普普通通的赵云澜而言,是宛如神祗,至少赵云澜所看见的沈巍,是无坚不摧而又如及时雨一般的存在。

“很疼吧?”

问这一句话的,不是赵处长,是赵云澜。

他惊诧、痛苦甚至是压抑,沈巍如同万山雪崩般浓厚爱意涌向他,像是冻僵的人骤然触及温水时剥皮蚀骨的痛。

昆仑的记忆尚未苏醒,此时的赵云澜只是个普通人,他无法想象沈巍年青俊秀的皮囊下是如何沧桑的灵魂。

更无法想象一身书卷气的青年才俊,怎会将自己的手腕割得几可见骨,怎会刮骨疗毒一般的治疗时仍面不改色,怎会眼眶含泪嘴角却含笑着说出“我伤惯了”。

这个强大如神佛的男人,背负着天堑般的痛苦,即便一颗心被划得血肉模糊伤痕累累,只剩下一个柔软角落,那里安稳住着一个赵云澜。

评论
热度 ( 4336 )

© Okabe Rintaro | Powered by LOFTER